《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

时间:2022-03-04 10:4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原标题:《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编者按】7月12日,南海仲裁结果公布,引发强烈关注,南海局势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什么影响?自英国脱欧的靴子落地后,股市、黄金、白银、债券等一系列避险资产同步

  原标题:《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编者按】7月12日,南海仲裁结果公布,引发强烈关注,南海局势将对中国经济带来什么影响?自英国脱欧的靴子落地后,股市、黄金、白银、债券等一系列避险资产同步上涨,全球皆然。当前经济增长乏力,不确定性激增,股债商品齐涨的势头还能持续多久?未来将面临什么挑战?中国投资者如何进行资产配置?金融界网站特别邀请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博士,详解南海局势对全球及中国经济、A股影响以及股债、商品齐涨之谜。

  【嘉宾介绍】张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经济学博士,研究领域为国际金融与中国宏观经济。出版《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国际金融新战略》、《中国的高储蓄:特征事实与部门分析》、《危机、挑战与变革: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风险》等学术著作。

  金融界:昨日,南海仲裁结果已经揭晓,南海问题变得异常紧张,而今早10:00国务院举办南海问题新闻发布会。首先,先问张老师第一个问题,南海局势对全球和中国经济及金融市场的影响怎样?

  张明:在我看来,南海问题是一个不确定性,这个问题未来意味着中美之间对抗升级,这种情况下,会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冲击,因为投资者的风险规避情绪强化,因此像美元、发达国家的债券,包括日元、黄金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上升,而全球风险资产价格会下降,因为大家追逐风险的情绪暂时会衰减,因此大宗商品、新兴市场的股票和货币价格通常会下行,在短期来看通常是这样的。

  金融界:短期内是下行的,但是我们看黄金作为重要的避险资产,其大涨是不是和南海问题以及现在国际上不太确定的政治因素,如英国脱欧,有关系呢?

  张明:的确是这样,黄金价格上升到1400多美元,较大幅度的上升,金价的上升与全球的市场动荡有关系。今年来看,这个动荡与一系列的地缘政治事件有关系。主要是今年5月份以来关于英国脱欧的风险在上行,特别是6月24日英国公投的结果是赞成脱欧,推动了金价的上涨。英国脱欧之后,南海问题紧张局势的升级又进一步推动了黄金价格。

  金融界:您说大宗商品有可能会下降,但是现在大宗商品和黄金涨幅是并驾齐驱的态势,那么大宗商品现在和未来的走势会怎样?

  张明:我们认为,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一直是低位盘整的格局,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在2011、2012年是一个高点,从那时候到现在基本下行,历经三年的熊市。2016年年初以来有一些反弹,最初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一季度美联储没有及时加息,推动了大宗商品的价格,因为美元是大宗商品交易最重要的计价货币。近期在风险资产下行的情况下,按理来说应该下行,主要是因为最近有一些事件,比如英国虽然脱欧了,但是大家预期美联储的加息进一步推迟了,日本政府最近也表示进一步将宽松的货币政策推行到底,因此尽管全球的需求没有根本性的回暖,但是在对于未来的货币宽松预期推动之下,从大宗商品的价格,包括最近发达国家的股市都可以看出,它们其实和避险资产价格是同步上行的。

  张明:未来的走势是这样,大宗商品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供需。从目前来看,全球经济低速增长的格局没有变,长期性停滞的风险依然在持续,所以整个全球的需求在下降,尤其是中国作为大宗商品最重要的进口国,现在国内经济增速比较慢,这种情况下,需求不会有改善。而且目前从供给来看,尽管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全球能源、原油、金属的供给没有打断,这种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难以有一个持续的反弹。比如,以油价为例,我们预测未来一年多,全球油价大概在每桶30到60美元价格的区间盘整,短期难有大的、持续的上涨。

  金融界:最近这段上涨是短期波动的结果。您觉得黄金一直在涨,您认为涨势大概持续多长时间?

  张明:我个人觉得黄金分两个维度来看。从中期维度,未来两三年,我个人觉得一直有一定上涨的空间,因为未来两三年全球的局势已经比较动荡,全球的金融市场和中国金融市场有很多风险爆发出来,这种情况下,黄金作为避险资产的潜力依然是比较大的。而且从目前的价格水平来看,黄金价格依然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但是,从短期来看,金价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涨了几百美元了,短期来看金价的走势和美元汇率的走势以及美国利率的走势高度相关,因为最近美国的数据还不错,推升美元指数,金价不排除有一次大的下调可能性。

  金融界:受南海局势的政治不稳定因素的影响,A股板块的投资方向在哪?您会建议哪些板块?

  张明:这几天我们也看到了,中国的A股市场涨势还是相当不错的。在我看来,南海冲突升级之后,当然一个能看得见的板块就是军工板块,整个军工,如装备制造行业的板块股票未来有上涨的动力。南海冲突的升级始终是一个不确定性的事件,而且它是一个潜在的冲击。因此,我个人觉得,未来一段时间,A股是不是能持续上涨不好说,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也不能盲目追高,去做一些攻击性很强的板块。现阶段除了军工板块之外,我们也可以看一些防御性的股票,尽管美国股市创出新高,但是恰好防御性的股票涨得比较快,这样一个格局是很难持续的。

  金融界:最近股市在3000点附近徘徊,涨势还不错,您最近写了一篇关于万科事件的文章,从保险资金监管的角度来谈万科,万科复牌并没有对A股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尤其A股在这几天还是一直持续上涨的态势。您是怎么看待最近A股的反弹呢?

  张明:我觉得最近A股的反弹与很多事件有关系,比如对于未来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预期,认为英国脱欧之后降低了美联储加息的概率,从而缓解了中国的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的压力。未来一年A股市场很难摆脱过去振荡的格局,现在来看,利空的因素多于利好的因素。中国经济依然在下滑,整个实体层面的盈利能力依然在下降,整个股市的基本面依然被削弱。

  第二点,上证A股市盈率还不错,深圳A股和创业板市盈率依然非常高,这样一个市盈率本身很难维持的。第三点,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未来依然存在,这种情况下本币的贬值压力打压股市上行,境内外主体坚持本国的风险资产。最后一点,过去这一年,中国A股市场的不确定性比较大,如果监管层面的政策变化比较多,熔断机制、战略新兴板、注册制,包括国家对证券公司的走向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如果说未来这一年中国股市有大的反弹,我觉得主要是由于流动性,我们距离下一次央行的降准不太远了,流动性会增长,实体经济依然比较差,钱肯定不会往实体经济流,房市正在往下调整,所以过去一年进入房市的流动性可能会流出;最后一点,为了遏制本币的贬值,央行卡死了很多外流的渠道,这些钱往哪里去,如果股市反弹,很可能是受到流动性推动的一个反弹。

  张明:我个人看法,未来一年左右,A股市场依然是一个振荡,如果给一个区间,2600、2700到3300、3400。

  张明:对于底部的判断还是取决于对未来的货币政策和很多因素的判断,有很多不确定。

  金融界:刚才我们也谈到了人民币这一轮的贬值,人民币贬值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很多分析认为,这是央行有意为之,央行否认了,好像这一次市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市场的观点似乎开始认为中国应该是主动让人民币进行一定的贬值,您认同这样的观点吗?

  张明:因为今年5月份以后美元指数开始重新走强,所以5月份之后,我们看到人民币兑美元开始有一个大幅的贬值,在5月初到6月初的时候,人民币对外汇交易中心的货币篮子大致是稳定的。但是,6月份以来出现了双贬的现象,既对美元双边汇率贬值,也对一揽子货币贬值。现在的情况是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接近6.7,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降到95以下,的确意味着和过去相比,央行是降低了对市场的干预,更多的让市场供给来决定汇率。目前的情况下,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我们不能说贬值是央行刻意为之,但是央行刻意放松了对汇率的稳定,让汇率往下贬,我觉得这是对的。现在全球,除了人民币之外的新兴市场货币已经达到过去40年以来的新低,在全球汇率下调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如果刻意保持在高位,贸易、资本流动会有很大的压力,利用这样一个时间窗口,让汇率相应的往下调整,纠正过去人民币汇率的高谷,释放贬值压力,这是对的。

  目前来看,央行释放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举动并没有对老百姓(603883,买入)的预期,并没有对资产价格造成非常大的冲击。所以,我觉得目前央行的做法是正确的。当然能做多久,有没有可持续性?要取决于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动,也要取决于利益主体的反应。

  金融界:我们看到外管局发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资本外流有所放缓,您怎么看?

  张明:资本流出主要因为一季度美联储没有加息,导致了大家对于人民币贬值预期的一个改善,这种情况下,大家停止了把本币换成美元的行动。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尽管总体资本流动在放缓,但是中国的证券投资流出创了历史最高峰,中国直接投资净流出创了最低值,通过证券投资和世界投资的外流资本在加剧,这是第一个值得我们担忧的;

  另外一点,现在二季度的国际收支资本还没有推出来,二季度美元开始重新上涨,发生了很多风险事件,英国脱欧、南海局势的紧张,我的担心是从二季度开始,中国内地资本外流压力重新加大,下半年比上半年外流压力更大。因为去年资本外流是一个历史的峰值,今年资本外流有所放缓,我怀疑下半年资本外流重新加剧。

  金融界:周末公布6月份经济数据CPI同比增长了1.9%,很多市场分析认为通胀的回落引起了对货币宽松的预期,这是股、债、商品齐涨的重要原因,你认同市场的观点吗?

  张明:今年上半年看到CPI增速有一些反弹,有三个月一直在2.3%的高位,因此很多人担心,消费品通胀起来之后会压缩央行降息、降准的空间。但是,我们一直认为中国目前通胀不是主要威胁,通货紧缩是主要威胁,快五年持续负增长了,GDP缩减指数去年也是一个负值。所以说目前通缩的压力是主体,通胀为什么上半年比较高呢?因为猪肉和蔬菜价格短期的冲击,最近随着猪肉和蔬菜价格的回落,通胀就下来了。

  因此,我们依然认为,今年央行依然有总量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但是降息的空间是很小的,两个原因,一个原因,通货膨胀率1.9%,存款是负利率了,如果进一步调低存款利率,负利率会加剧,导致老百姓把钱从银行挪出来,造成新的资产价格泡沫。第二个原因,美联储依然有加息的预期,如果降息,中美利差迅速缩窄,这会导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产生新的压力,所以,我们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方式主要通过降低准备金率,今年还有两到三次降准的空间,最新的一次降准离现在不远了。

  张明:对,因为现在中国总体存款规模130万亿人民币,降准50个基点相当于释放6500亿元人民币,是一次性补充流动性的过程。从提振市场的预期来看,它比短期的流动性工具,如逆回购、SLF、MLF要更好。

  金融界:其实英国脱欧虽然目前大家关注的有所下降了,但是对未来影响会持续发酵。您研究国际经济政治的专家,和我们聊聊英国脱欧事态发展吧?

  张明:英国脱欧短期来看,的确是一个大家事先没有充分考虑的一个比较负面的事件,香港内部精准6肖王,英国脱欧之后,除了本身市场振荡之外,未来可能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比如,在英国内部,据说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搞一次新的国民公投,欧盟内部英国脱欧之后整个欧盟的银行业开始面临冲击,特别意大利的银行业现在风雨飘摇,坏账率达到17%,所以有这样一个说法,英国脱欧是点了一把火,把意大利的后院烧着了,这些不确定性发酵,整个金融市场振荡会加剧。

  另外一点,英国脱欧说明过去这种欧盟传统模式的去一体化遭遇了挑战,未来说不定欧盟可能有其他一些国家,像意大利、荷兰,他们是不是也有脱欧的倾向,值得我们担心。但是我个人觉得,短期也不要对英国脱欧过于悲观,我觉得并不一定意味着全球化的回潮,很多人认为全球化现在开始逆转了,我觉得不一定。因为英国向来就是一个靠开放繁荣起来的国家,他对开放的心知肚明,英国脱欧之后会引起一些新的模式来融入全球化,而且欧盟和英国都知道,他们两个国家分的太清楚,分则两伤,尽管英国脱欧之后,英国和欧盟很多传统的经贸投资协议经过谈判之后继续保留,受到冲击的中长期的影响需要时间进一步的检验,只是说我们觉得有没有必要过分的悲观,最近可以看到,在经历一段时间的大跌之后全球的股市、一些风险资产价格开始反弹,说明全球情绪已经开始由过度悲观了转为相对的面对。

  张明:英国脱欧之后对中国直接影响是比较可控的,一个影响是加剧全球波动,加剧中国的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的压力。第二,对未来中国对欧盟的直接投资产生一些影响。比如,过去我们对英国有很多直接投资,但是中国企业把英国作为一个跳板,最终会到欧盟的大陆的这些国家,当然现在英国脱欧之后,英国这样一个桥头堡的作用在下降。另外一点,英国脱欧之后影响中国和欧盟之间关于投资协定的谈判,因为英国在欧盟内部倾向于和中国进一步的拓展经贸往来,他是中欧投资协议谈判的积极推动者,谈走了之后,中英之间的关系会好转,会进一步的和谐,但是英国离开了欧盟和中国谈自贸协定的时候未来难度会增加。

  张明:谈判未来没有那么顺畅了,没有英国在里边起润滑剂的作用,可能谈判变得更加艰难一些,因为投资协定涉及到利益的分配,利益的博弈,本身就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

  金融界:之前采访一个专家他一直对整个欧盟形势不是很看好,他认为未来欧盟有可能解体,您对这样的观点是怎么看的?您觉得欧盟会解体吗?

  张明:的确从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暴露出欧盟的一体化有很多问题,他把经济周期和经济结构不是很同步的国家捆绑到一块,这些国家丧失了国内的灵活性,现在欧元区过去快速扩张为了欧元区不排除收缩的可能性,比如希腊。欧盟作为各国合作的里程碑,不会轻易瓦解,因为欧洲的国家知道,现在在全球做一个大国是很难的,欧洲国家要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必须要同盟起来。所以我觉得像欧盟合作的基石还是德法,他们清晰的知道延续他们的大国地位的话,他们合作起来发声其实是利大于弊的,欧盟经过调整之后可能会缩小,会更加具有竞争力,欧盟未来前景总体还是非常光明的。

  金融界:但是这个模式好像有一定的问题,笨猪五国受到德法的援助和支撑,德法一直和英国一样往外输出的,他们的心态会不会有一定的影响?

  张明:您说这个问题现在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欧元区的国家经济的融合已经是比较密切了,但是政治的融合现在其实还不是那么强。所以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欧债危机爆发之后,德法的纳税人要用他们的钱援救外围国家,那么在本国的民主制度下,选民反对这样做,所以德法的领导人他们如果表态支持外围国家的话选票会下降,许多国家面临的很多问题。英国脱欧很重要的问题是移民问题,我觉得一个国家决定要不要留在欧盟,经过通盘成本利益的估算,但是对国家一个有决策,对不同的群体影响不一样,有的群体遭受的负面冲击比较大他们投反对票,民主制度下欧盟的政治能不能未来进一步的融合有不确定性的,你这个担忧非常重要。

  金融界:您5月份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危机挑战与变革: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风险》,包罗了经济万象,其中涉及了全球经济环境、资产证券化、人民币国际化等重要的话题,在目前越来越复杂国际政策经济环境下,中国的经济诸多问题应该如何解决?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张明:中国目前这个问题应该说是千头万绪,在我看来,未来五到十年最大的威胁,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下降,经济的潜在风险在上行。所以未来几年,中国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在上升,所以能不能比较好的管理这种系统性风险,让它不酿成系统性的危机,我觉得是中国未来十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最重要的挑战。

  要成功的做到这点以下几件事非常重要。第一点,中国政府要克服各种阻力,推动中国结构性改革,国企改革、服务业的开,国内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收入分配价格,只有把结构性改革往前推动中国经济才能重新保持相对较快的增长,这是最重要的。

  第二点,我们也要更好的管理各种风险,我们既要让这些风险有序的释放出来,因为刚性兑付老是这样的话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不让这个风险酿成系统性的危机。

  第三点,我们不能保证没有什么危险危机的爆发,我们要有预案,危机一爆发我们怎么办,采取捂盖式的手法,还是用一种比较透明化、市场化的手法来解决金融体系的各种风险,比如未来新的银行坏账,我们怎么化解?如果做得不好中国解决高速增长嘎然而止,未来最重要的是如何来克服各种金融风险,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我这个主题也是讲这些问题。

  金融界:各位网友有兴趣可以看一下张老师的这本书。在这儿插播一条,刚才外交部发布了关于菲律宾南海问题的声明,说菲律宾共和国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做的裁决声明,重申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指出该裁决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您对中国现在的一种表态有什么看法?

  张明:我觉得是这样,对于像南海问题这样涉及国家重大利益的问题,的确我们不应该妥协和让步,但是话又说回来,当今世界是全球化的时代,我们本着维护主权利益完整的情况下在现有的国际规则下多与各方沟通,虽然联合国海洋法庭的仲裁对我们不利,不能说仲裁完全不在意,我们还是应该申诉,还是应该跟各方交流,把中国的观点以一种比较平和,让大家容易接受的方式把它阐述出去。最近看到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傅颖女士,在一个外交杂志发了的一篇文章非常好,有理有力有节,我们现在和各方沟通,不要轻易的有冲突,重大利益不让步的前提下还是保持一些灵活性。

  张明:我们还是不要轻易的谈战争,战争对各方都是不利的,我们还是要多去沟通协调,通过多边渠道把这个问题冷却下来,最后实现自己重大利益不让步的情况下,让这个区域进一步的和平发展,这是最主要的。而且我相信战争的概率是非常小的,和平发展是主要的基调。

  金融界:网友问,张老师,我们表态之后对东南亚的局势有什么影响?对多边贸易的影响有多大?

  张明:这个表态本身关键看中美、还有菲律宾这些国家,各国未来怎么进一步的处理这些问题,我觉得很重要。如果说各方本着友好、客观的态度来处理这些问题,把这个问题能够比较平稳的往前发展,对金融市场的冲击是比较小的。当然,如果某些方面太咄咄逼人引发中方强烈回应,这个事态如果升级的话,可能对全球的金融市场,包括实体经济有一个负面冲击,那就是说,会进一步的加剧全球投资者的风险规避的行为,比如说全球的股市,像大宗商品市场进一步的下挫,避险进一步上升,这样一种格局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金融界:还有网友问,有专家认为南海问题核心还是中美金融的竞争,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张明:我觉得说中美金融的竞争可能有点过于的片面,在我看来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超级大国,中国的国际地位正在快速的上升,所谓中美之间的博弈是在所

  难免的,没有哪个霸权国家看到自己的地位被竞争对手所取代,美国对中国采取遏制的行为这是在所难免的,关键看我们怎么去应对。从历史上来看,这种世界格局的变迁有的通过战争的形式,但也有通过比较和平的形式实现了霸权国家权力的更迭,个人我觉得,我相信中美两国的领导人都有智慧来化解这样的问题,尽量不让这样的问题进一步的升级,变成地缘政治的冲突,因为这个对全球经济、对中国经济、对美国经济、对全球的金融市场都没什么好处。

  金融界:您是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专家,您觉得南海局势未来走向是如何的?让您预测一下。

  张明:我不是南海问题的专家,南海问题我们有一些同事研究更加深刻。我个人期望有关各方最终能够冷静下来,坐在谈判桌上重新来讨论,当然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希望中国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和认可,这个前提下各方在这个区域开展各方面的合作,经贸投资的合作,其他方面的合作,包括旅游方面的合作,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这需要各方认识到潜在冲突的问题,各方冷静下流理性平和的展开新一轮谈判。

  金融界:非常感谢张老师的详细分析和解读,也感谢张老师作客我们的演播室,给我们分析了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以及一些热点的话题,还有对回答了网友的一些提问,也让各位网友有了对自己接下来投资有了预判,感谢张老师作客我们的现场,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美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上 《金融街会客厅》专访著名金融 易宪容谈“黑屋子”里的房地产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国